ATFX:道琼斯指数25000成近期顶顶,多重利空或招致向下打破开

金裕黄金:缓急觉!市场风云大变!黄金1520强大势反弹破开位

郭德刚:广东方茂名市局上半年网绕教养育培训情景良好

2019年10月21日 03:33

“什么?好,你们先回去,我等一下就过去”老师说。 <br>  在回去的路上,我质问何:“你怎么会有那本东西的?” 
  “我就知道你不会忍心交给老师,所以,我替你交了。给了你,你不还是不忍心拿出来” 
  何可真了解我,我的确不会忍心交出去的``````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怎么办,老师会骂海的。我紧锁眉头,难过地想着“海,对不起”我把眼中的泪挤回肚子里。 
  果然,不一会儿,老师来了,她把海叫了出去,我闭着双眼,心里画着十字,保佑他不要有事啊!到辰出去了,我松了一口气,可是,却听见老师大大声地骂啊辰,骂了好久,我的心里好不是滋味:“啊辰,我也对不起你了”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怎么回事啊?”琳小声地问我。 
  “被老师发现他们传纸条了” 
  “早就叫他们不要传了,就是不听。虽然说是姐弟关系,可是在老师眼里,可能就不一样了” 
  “都是那个海害的,不然啊辰也不会被老师骂地那么惨了”我捂着良心说。 
  “还恨人家啊?人家也没得罪你什么呀!” 
  “这你就别管拉!”我眼中露出一丝神秘。 
  “哦?”琳不解地看着我。 
  辰进来的时候脸上明显地有了一丝难过和冤枉。好久,她呆了好久,让我的心揪紧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大家责怪我。我说:“对不起,我不知道何会有本子,我如果知道了,我就不会去了”我越说越难过。 
  “不过何这个人不怎么好拉!” 
  “就是,谁会想到她那么毒” 
  ``````终于,话题扯开了。 
  “海,我很抱歉,对不起啊!我不知道会有所谓的证据啊!希望你不要真的恨我啊唉,海,喜欢一个人,真的好难啊!不象从前我喜欢炜那样,那么轻松”我心里想着想着就睡着了。梦里,看见了炜和海都在我身边,只是我伸手去抓,却抓也抓不到,而他们,也离我越来越远了。 
  “啊!”突然惊醒,才发现眼睛里面全是泪水,连额头上的汗也是像豆一样地大颗。 
  早上起来后,每个人都问:“哇,明,你的眼睛好象熊猫的眼睛哦!昨天去做贼拉?”问完以后,我总是淡淡地一笑置之,心里却是海挥之不去的背影。 
  一整天,我都没有专心听课,直到老师点了我的名字,我才回过神来。心里,仍然还是想着他。天,他就这么让我着迷吗? 
  ``````

(二)失忆 
  从那人家出来后,她失去了以前的所有记忆。她却变得更孤僻了,并给自己取名为冰。 
  一天晚上,天空下着小雨,冷清的街上只剩下如月一个人了。她哭着走在街上。她不知道为什么哭,但总觉得很伤感。 
  她倒下了,不是因为伤口的疼痛,而是心在撕裂,那种感觉,真的好痛苦。她的记忆就像黑白模糊的电视机一样,什么也没有,她想要找回记忆,却又不知从何而起。 
  她望着美丽的星空。星星和月亮似乎就在她周围。如月就在这幻想中睡去了…… 
  “恩?”如月醒了过来,并发现这不是街头,而是间整洁美丽的房间。 
  她“忽”地一声坐了起来。如月睁大惊奇的眼睛看着四周。 
  “你醒了?”一个美丽的女子走近来,轻声问,“我叫圆月。你叫什么?看你这么漂亮,怎么会晕倒在街上呢?”她疑惑的问着。 
  “…” 
   “怎么了?”她关切的问。 
   “我叫…冰” 
    “那你怎么会晕倒在街上呢?” 
    “我…我没有家”如月说,她不想被人称为乞丐。 
    “原来是这样啊,以后你就住我家吧,你帮我做事,我让你吃住,好吗?” 
    “好吧”她答应了,至少这样她有了住处。郭德刚“啊!” 
  惊醒了,恐惧,好久好久。 
  风还在吹,好冷,好冷。 
  树,狰狞;
雨,轻落;
天,好暗。 
  为什么,心在冷,是因为她吗? 
  冷…… 
  梦,夜。 
  刚才的梦,好真实。 
  她,走了,用她的指尖,指着我说再见。 
  泪,她的泪,我的泪。 
  风雨潇潇,天地肃杀,苍茫夜雨中,仿佛整个世间,都只剩下了这一处地方,只有他自己。 
  思念着心中的爱。 
  好久好久。 
  两个人影,掠过“主人!” 
  ”你们回去吧”“是” 
  只有他们,还在夜中陪我。 
  夜,为什么这么冷。 
  原来,世上真正苦的,都是在人的心里…… 
  十年相思百年顾,不斩相思不忍顾。 
  十年了,她还好吗。 
  “师妹……” 
  像是无助又不是。 
  她还记着我吗? 
  (PS:过渡的一篇,勉勉强强,希望的加喜欢。)

一周后—— 
  头等舱里的寒,瓜子脸上架着一副墨镜,几乎把脸给遮住了,她落寞地望着窗外,不理会空姐的询问。 
  “不好意思,我女儿……”寒的爸爸搓了搓手,对空姐笑脸相迎。 
  “没关系”空姐微笑着走了,“别理那个女孩”她对着其他空姐说,一边说一边指指脑袋。 
  寒不屑地哼了一声,无聊!看看表,还有两小时才能到上海。她打了个哈欠,蜷在沙发上睡着了。 
  “寒,醒一醒。我们到了”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爸爸焦急的脸映入眼帘,“叫你好久都没有醒,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呢!” 
  “昨天没睡好,好困”寒伸了个懒腰,动作就像一只猫。 
  “好了,快一点”爸爸说着给寒背上大大的包,拉着寒走下飞机。 
  很漂亮。寒环绕着四周,这样想着。确实,上海很美,很modern,洋溢着青春的气息。但寒知道,这里不适合她,她只适合温哥华,那里的冬天和她一样,那里有妈妈的味道。 
  走出机场,爸爸带着寒来到一家宾馆——香榭丽。这让寒想起了法国漂亮的大街,两边都是高大的梧桐树。 
  爸爸让寒在大厅等着,寒坐在沙发上,好奇地打量着周围的一切,虽然一双杏眼被墨镜遮住,却仍能想象出它们的俏皮样。其实寒是一个很cute的女孩子,为什么总要包裹住真实的自己? 
  “寒,你的房间在1605,住一周,一周就好,等爸爸把一切手续办好,你就可以和‘妈妈’还有‘哥哥’一起住了!”爸爸似乎有些兴奋。 
  “我没有过妈妈和哥哥!”寒不耐烦地打断他。 
  爸爸愣了一下,“爸爸知道你还不能适应,可希望你能够善待他们,行吗?” 
  寒不想点头,但她知道如果不点头,爸爸一定不放她走,只得敷衍了事,默默地点点头。 
  …… 
  来到房间,呵!还真不错,豪华双人间。真是讽刺,双人间只有她一个人住,寒扬起嘴角。再想想,爸爸还真是神通广大,所有手续一周完成?!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她没把自己和爸爸混为一谈,她是她,爸爸是爸爸。 
  好困!她看了看床,好像挺舒服的,睡一会儿?她爬上了床,安详入睡…… 
 
  下一章会有意思许多的,因为“哥哥”和“妈妈”要出场了阿!~支持我啊!~ 
  不过最近没什么灵感,下一章可能会很晚出,嘿嘿郭德刚五月初五,丁子、小晗、阿梅成为好朋友 
        五月初五,丁子、小晗、阿梅永远是好朋友 
 
  五月初五,当小晗看到阿梅时,她微微的一笑。再见到她时,终于看到她灿烂的笑容,快要落下的太阳把她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又是一个五月初五,小晗和阿梅去太婆家吃粽子,倏然发现丁子,一个那么古怪的男生,可以很开心的流泪。 
  五月初五,丁子平静的将自己的身世说给小晗和阿梅听。阳光,仿佛不再明亮;
空气,仿佛不再流动。 
  五月初五,丁子说,爸爸再自己还未出生时,就抛弃妈妈,妈妈带着丁子,四处流浪,终于有一天,妈妈倒在了太婆家门前,太婆收养了刚刚懂事的丁子。这一晃,就是10年。 
  五月初五,小晗和阿梅开始明白,丁子在大笑的时候为什么眼中总有一丝散不去的忧郁。小晗和阿梅开始懂得,丁子内心深处的世界,早已没有任何生机。 
  唉,还是那个五月初五,丁子依然在阿梅和小晗的嬉笑中沉默。他又开口,我要走了。呼吸,在小晗和阿梅中静止。 
  五月初五,丁子的爸爸要把丁子带到太平洋西岸的澳大利亚。太婆颤颤悠悠的拄着那根褪了色的拐杖,在大门边,注视着丁子离去。回屋时,老泪纵横。 
  最后这个五月初五,小晗和阿梅在机场里,和丁子做最后的告别。阿梅流泪,小晗抬起头望着机场那空旷的屋顶,不让含在眼中的泪落下来。然后,送给丁子一个很阳光的笑脸,好好保重,不要忘记我们就好,有空回来看看太婆,十年后我们还要见面,死约会,不见不散! 
  就在飞机起飞的瞬间,泪终于从小晗脸上滑落。夕阳的余光,照耀在晶莹的泪珠上,折射出一片光芒。 
  又是一个五月初五……

郭德刚:《神物零数的中国字》开播历史教养员王磊玩转中国字

水越来越少,以至于水的价格飞涨。一瓶水竟要十几万元,价格还在往上涨。许多贫穷的老百姓都渴死了。小河里全是工厂排放出来的污水,散发着鱼臭味。人们都尽量不让自己说话,怕水分溜走。连最天真可爱的孩子的笑容都凝固了。 
人们对大自然毫无办法。尽管他们把白云榨出了一点水,但在落入土地前都消失了。地上热得快把脚烤熟了。人们没想到,大自然发起脾气来竟是这样的可怕。人们只好仰望着天,手在胸口不停地画“十”字,祈祷上天能降雨或是外星人能从天而降,给他们新的希望。 
  与此同时,科学家忙碌地在查找宇宙中其它可供人居住的地方。报告的结果竟是无!人们的最后一丝希望破灭了。 
  渐渐的,开始有人忏悔起来。一个肥得流油的人想痛哭流涕,但眼泪挤也挤不出来。他说:“我是水晶厂的厂长。以前,我不断地用水来做我的水晶,恨不得大把大把的钱一下子塞满我的腰包。面对黑漆漆的水我丝毫不感到惋惜。可现在,我是富了起来,但被我污染的水够我一辈子用的啊!”一个渔人说:“以前我就知道捕鱼,根本不知道保护环境,从没把禁捕令当回事。现在鱼绝种了,我也要绝种了……” 
  …… 
  太阳离地球越来越进,像要把它吞噬掉“轰——”一个惊天动地的响声,地球成了一片废墟。 
  一切又运行着,仿佛根本没有人这种动物……郭德刚这群人是生活在尼诺城中最底层的小偷,他们称不上盗贼,因为他们只能靠一些小偷小摸来维持自己的生计。所谓的牵鱼就是偷东西,而黎叔就是他们的头。他手下一共有十几个孩子,只有丫头是女孩儿,这些孩子全都是他从大街上拣回来的孤儿。这些孩子里,就属这个  
  叫阿呆的男孩儿最能干。当初,黎叔看上了阿呆有一双灵巧的小手才收留他的。这个孩子一直都是愣头愣脑的样子,说话有的时候都说不俐落,问他叫什么也不知道,学偷东西的技巧也学得很慢,脑子似乎不太好使似的,所以大家都叫他阿呆。可是阿呆虽然笨,但却很执着,经过黎叔几个月的教导和他自己的勤修苦练,终于记住了顺手牵羊这一招,而且已经将这招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为了练习出手的速度,他甚至在寒冷的大街上一个人用手指戳地上的雪花,雪花沾的越少,就证明他的眼力越好。这个办法虽然笨,但却有着很好的效果。几个月的练习,终于让他有了牵鱼的基础。最让黎叔兴奋的是阿呆傻傻的,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怕,也不明白牵鱼是坏事,只要给他馒头吃,他一定会按照吩咐去做。  
  走在大街上,谁也不会去注意一个长相不出众、眼神直直的孩子,但是往往就是一错身的工夫,他们的钱袋就已经到了阿呆的手中。当黎叔第一次看到阿呆手中鼓鼓囊囊的钱袋时,吃惊得合不拢嘴。从那以后,阿呆也成了这群孩子中最受黎叔“宠爱”的,他每天最起码  
  都能吃到一两个冷硬的馒头,让其他伙伴羡慕得不得了。阿呆人虽然有些傻,但为人却很好,他往往在自己吃不饱的情况下,将馒头让给其他人一部分。可是,那些同伴并没有因为他的善良而感激,反而经常捉弄他,甚至抢他的食物。  
  丫头是黎叔一年前从街头收下的。听丫头自己说,从她记事以来,就一直跟着一位老奶奶生活,生活虽然艰苦,但也吃得饱穿得暖。一年多以前,那老奶奶患病死了,丫头也就没有了生活来源,只得靠乞讨来勉强度日。黎叔之所以收下丫头,是因为看上了丫头,不,是  
  看上了那位老奶奶留给丫头的破屋子。在寒冷的尼诺城,有什么比遮风避雪的房屋更好的呢?丫头和阿呆正好相反,她学什么都学得非常快,黎叔的那些本领不到一个月就全被她掌握了。可是丫头却也是至今唯一一个没有牵到过鱼的孩子。并不是因为她技术不行,最主要的是因为她的心实在太善良了。她有几次本来已经得手了,但一看到失主焦急的神情却又忍不住送了回去。为此她不知道挨了多少次打,而每次阿呆都为她扛了下来。这两个孩子也自然的成为了好朋友,他们在这群小偷中是很显眼的,因为只有他们是黄种人,可能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让阿呆与丫头之间互相产生了深厚的友谊。今天,又是因为丫头将到手的东西还给了那位焦急的妇女,而遭到了黎叔的责打。  
  黎叔的身影终于消失在小巷的尽头,丫头猛地扑入阿呆的怀中放声痛哭。阿呆愣愣的看着怀中瘦小的身体,抹了一把脸上的鼻涕,小心的拍了拍女孩儿的肩膀,道:“丫头,别,别哭了。很疼是不是?”  
  半晌,丫头的哭声收歇,抬起冻得通红的小脸,看着面前的男孩儿,泪眼朦胧的说道:“阿呆哥哥,活着,真的好痛苦啊”  
  阿呆显然没有明白女孩儿的意思,从怀中掏出半个已经硬得像石头一样的馒头递了过去,愣愣的道:“丫头,给你吃,吃饱了就不痛苦了”  
  丫头看着眼前这傻愣愣而又充满真诚的男孩儿,将馒头接了过来,抽泣了几声,道:“阿呆哥哥,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阿呆拉着丫头坐到角落里,将自己身上的破棉袄脱了下来,披在两人的肩膀上,和丫头依偎在一起,憨憨的说道:“我有对你好吗?快吃馒头吧,吃了馒头就不冷了。我待会儿还要去牵鱼呢”说着,他馋涎欲滴的看着丫头手中那半个冷硬得像石头一样的馒头。  
  丫头看着阿呆憨厚的面容,不禁有些痴了,双手用力将那半块馒头一分为二,递给阿呆一块。  
  阿呆咽了口唾沫,道:“我,我不饿,你自己吃吧”  
  丫头将馒头塞到阿呆手中,道:“我胃口小,吃不了那么多,咱们一起吃”说着,双手捧着自己的那四分之一块馒头,用力的咬了一口。阿呆哦了一声,狼吞虎咽的将那四分之一块馒头吞咽下去,由于吃得太快,不由得噎住了,  
  “啊,呜”  
  丫头看着阿呆憋得满脸通红的样子,不由得轻笑一声,一边帮他拍着背,一边从地面上前天留下的积雪中抓了一把塞入他口中。  
  阿呆努力的将积雪化为水,费了半天劲才将嗓子中的干馒头咽了下去,长出一口气,拍拍自己的胸口,道:“谢谢你啊!”  
  半晌,丫头终于努力奋斗完自己的馒头,突然冲阿呆道:“阿呆哥,等我长大以后嫁给你,好不好?”  
  阿呆一愣,努力的想着嫁这个字的含义,半天才支吾着道:“什么叫嫁?”  
  丫头暗叹一声,道:“嫁,就是我要做你老婆,照顾你一辈子啊。我就当你答应了,不许反悔哦,从现在开始,我丫头就是你阿呆的未婚妻了。以后你可要好好对我”  
  阿呆点了点头,道:“未婚妻?哦,好吧,那我每天多分你一点馒头吧” 
PS:我刚刚来到这里,第一次写,大家多多支持哦!谢谢啦!

初一(3) 
  “什么?好,你们先回去,我等一下就过去”老师说。 
  在回去的路上,我质问何:“你怎么会有那本东西的?” 
  “我就知道你不会忍心交给老师,所以,我替你交了。给了你,你不还是不忍心拿出来” 
  何可真了解我,我的确不会忍心交出去的``````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怎么办,老师会骂海的。我紧锁眉头,难过地想着“海,对不起”我把眼中的泪挤回肚子里。 
  果然,不一会儿,老师来了,她把海叫了出去,我闭着双眼,心里画着十字,保佑他不要有事啊!到辰出去了,我松了一口气,可是,却听见老师大大声地骂啊辰,骂了好久,我的心里好不是滋味:“啊辰,我也对不起你了”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怎么回事啊?”琳小声地问我。 
  “被老师发现他们传纸条了” 
  “早就叫他们不要传了,就是不听。虽然说是姐弟关系,可是在老师眼里,可能就不一样了” 
  “都是那个海害的,不然啊辰也不会被老师骂地那么惨了”我捂着良心说。 
  “还恨人家啊?人家也没得罪你什么呀!” 
  “这你就别管拉!”我眼中露出一丝神秘。 
  “哦?”琳不解地看着我。 
  辰进来的时候脸上明显地有了一丝难过和冤枉。好久,她呆了好久,让我的心揪紧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大家责怪我。我说:“对不起,我不知道何会有本子,我如果知道了,我就不会去了”我越说越难过。 
  “不过何这个人不怎么好拉!” 
  “就是,谁会想到她那么毒” 
  ``````终于,话题扯开了。 
  “海,我很抱歉,对不起啊!我不知道会有所谓的证据啊!希望你不要真的恨我啊唉,海,喜欢一个人,真的好难啊!不象从前我喜欢炜那样,那么轻松”我心里想着想着就睡着了。梦里,看见了炜和海都在我身边,只是我伸手去抓,却抓也抓不到,而他们,也离我越来越远了。 
  “啊!”突然惊醒,才发现眼睛里面全是泪水,连额头上的汗也是像豆一样地大颗。 
  早上起来后,每个人都问:“哇,明,你的眼睛好象熊猫的眼睛哦!昨天去做贼拉?”问完以后,我总是淡淡地一笑置之,心里却是海挥之不去的背影。 
  一整天,我都没有专心听课,直到老师点了我的名字,我才回过神来。心里,仍然还是想着他。天,他就这么让我着迷吗? 
  `````` 
郭德刚家族的坠落 
  “哎,你说,我们的活日还有几天呢?”艾德琳淡雅地随意问道“小姐,在公爵大人回来之前,请您不要说这种话”立在她身后的影子回答道。笼笼秀发,艾德琳回头死死地盯着身后的影子并大声地说,“听着,我才不会那么乐观,家族在父亲莫名的死亡之后一定会坠落的,最差的结果就是家族灭亡!”    
  影子耸耸肩膀,“小姐,随您怎么说,我们都要等到公爵大人回来再做决定”“好啊!”艾德琳海蓝的眼眸几乎喷出愤怒的火焰,“我要迅速离开这里,你把我的东西全拿来!”没有回应,影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消失在她的身后,同时也消失在房间里。   
  走廊里,影子淡淡地,自言自语,“小姐,即使灭亡,这里,也是最安全的。公爵大人的谋略让安妮自叹不如…”    
  房间里,艾德琳的愤怒依然没有停止,贴身侍卫的消失让她火冒不已。天花板的下方,是一件接一件的价值连城的花瓶、油画等等的物件划着优美的弧度在空中做着飞翔的动作,画外音则是艾德琳小姐充满火药味的叫声。   
  忽然,影子出现在房间中。艾德琳并没有发现,仍然在发泄心中的怒火。冷冷地望了许久,影子才长喝一声,“够了!”艾德琳一惊,手上的靠枕落地“小姐,不要再闹了,安妮认为您有必要去学学贵族礼仪”影子安妮冷冰冰地建议。恶狠狠地回头,艾德琳指着安妮,“要你管!家族,迟早灭亡,学什么礼仪!?”“我不这样认为”安妮不紧不慢地继续建议,“您是应当学学礼仪”    
  “家族以后再坠落,也是家族。况且,这还是以后有可能发生的事情。不管怎样,现在您的家族还没坠落,还没落魄呢”安妮慢悠悠地说,“说不定,家族以后没坠落呢。所以,您是该学学贵族礼仪,做一个举止优雅的贵族小姐”    
  “算了吧,我…”艾德琳还想反讴,却看见安妮狠狠地盯着自己,也不敢说下去。   
  “小姐,请您记住。您是奥斯吉利亚郁金香家族的小姐!”

郭德刚:宠业信报|2019年英国国际宠物用品展末了尾报名

这群人是生活在尼诺城中最底层的小偷,他们称不上盗贼,因为他们只能靠一些小偷小摸来维持自己的生计。所谓的牵鱼就是偷东西,而黎叔就是他们的头。他手下一共有十几个孩子,只有丫头是女孩儿,这些孩子全都是他从大街上拣回来的孤儿。这些孩子里,就属这个  
  叫阿呆的男孩儿最能干。当初,黎叔看上了阿呆有一双灵巧的小手才收留他的。这个孩子一直都是愣头愣脑的样子,说话有的时候都说不俐落,问他叫什么也不知道,学偷东西的技巧也学得很慢,脑子似乎不太好使似的,所以大家都叫他阿呆。可是阿呆虽然笨,但却很执着,经过黎叔几个月的教导和他自己的勤修苦练,终于记住了顺手牵羊这一招,而且已经将这招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为了练习出手的速度,他甚至在寒冷的大街上一个人用手指戳地上的雪花,雪花沾的越少,就证明他的眼力越好。这个办法虽然笨,但却有着很好的效果。几个月的练习,终于让他有了牵鱼的基础。最让黎叔兴奋的是阿呆傻傻的,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怕,也不明白牵鱼是坏事,只要给他馒头吃,他一定会按照吩咐去做。  
  走在大街上,谁也不会去注意一个长相不出众、眼神直直的孩子,但是往往就是一错身的工夫,他们的钱袋就已经到了阿呆的手中。当黎叔第一次看到阿呆手中鼓鼓囊囊的钱袋时,吃惊得合不拢嘴。从那以后,阿呆也成了这群孩子中最受黎叔“宠爱”的,他每天最起码  
  都能吃到一两个冷硬的馒头,让其他伙伴羡慕得不得了。阿呆人虽然有些傻,但为人却很好,他往往在自己吃不饱的情况下,将馒头让给其他人一部分。可是,那些同伴并没有因为他的善良而感激,反而经常捉弄他,甚至抢他的食物。  
  丫头是黎叔一年前从街头收下的。听丫头自己说,从她记事以来,就一直跟着一位老奶奶生活,生活虽然艰苦,但也吃得饱穿得暖。一年多以前,那老奶奶患病死了,丫头也就没有了生活来源,只得靠乞讨来勉强度日。黎叔之所以收下丫头,是因为看上了丫头,不,是  
  看上了那位老奶奶留给丫头的破屋子。在寒冷的尼诺城,有什么比遮风避雪的房屋更好的呢?丫头和阿呆正好相反,她学什么都学得非常快,黎叔的那些本领不到一个月就全被她掌握了。可是丫头却也是至今唯一一个没有牵到过鱼的孩子。并不是因为她技术不行,最主要的是因为她的心实在太善良了。她有几次本来已经得手了,但一看到失主焦急的神情却又忍不住送了回去。为此她不知道挨了多少次打,而每次阿呆都为她扛了下来。这两个孩子也自然的成为了好朋友,他们在这群小偷中是很显眼的,因为只有他们是黄种人,可能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让阿呆与丫头之间互相产生了深厚的友谊。今天,又是因为丫头将到手的东西还给了那位焦急的妇女,而遭到了黎叔的责打。  
  黎叔的身影终于消失在小巷的尽头,丫头猛地扑入阿呆的怀中放声痛哭。阿呆愣愣的看着怀中瘦小的身体,抹了一把脸上的鼻涕,小心的拍了拍女孩儿的肩膀,道:“丫头,别,别哭了。很疼是不是?”  
  半晌,丫头的哭声收歇,抬起冻得通红的小脸,看着面前的男孩儿,泪眼朦胧的说道:“阿呆哥哥,活着,真的好痛苦啊”  
  阿呆显然没有明白女孩儿的意思,从怀中掏出半个已经硬得像石头一样的馒头递了过去,愣愣的道:“丫头,给你吃,吃饱了就不痛苦了”  
  丫头看着眼前这傻愣愣而又充满真诚的男孩儿,将馒头接了过来,抽泣了几声,道:“阿呆哥哥,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阿呆拉着丫头坐到角落里,将自己身上的破棉袄脱了下来,披在两人的肩膀上,和丫头依偎在一起,憨憨的说道:“我有对你好吗?快吃馒头吧,吃了馒头就不冷了。我待会儿还要去牵鱼呢”说着,他馋涎欲滴的看着丫头手中那半个冷硬得像石头一样的馒头。  
  丫头看着阿呆憨厚的面容,不禁有些痴了,双手用力将那半块馒头一分为二,递给阿呆一块。  
  阿呆咽了口唾沫,道:“我,我不饿,你自己吃吧”  
  丫头将馒头塞到阿呆手中,道:“我胃口小,吃不了那么多,咱们一起吃”说着,双手捧着自己的那四分之一块馒头,用力的咬了一口。阿呆哦了一声,狼吞虎咽的将那四分之一块馒头吞咽下去,由于吃得太快,不由得噎住了,  
  “啊,呜”  
  丫头看着阿呆憋得满脸通红的样子,不由得轻笑一声,一边帮他拍着背,一边从地面上前天留下的积雪中抓了一把塞入他口中。  
  阿呆努力的将积雪化为水,费了半天劲才将嗓子中的干馒头咽了下去,长出一口气,拍拍自己的胸口,道:“谢谢你啊!”  
  半晌,丫头终于努力奋斗完自己的馒头,突然冲阿呆道:“阿呆哥,等我长大以后嫁给你,好不好?”  
  阿呆一愣,努力的想着嫁这个字的含义,半天才支吾着道:“什么叫嫁?”  
  丫头暗叹一声,道:“嫁,就是我要做你老婆,照顾你一辈子啊。我就当你答应了,不许反悔哦,从现在开始,我丫头就是你阿呆的未婚妻了。以后你可要好好对我”  
  阿呆点了点头,道:“未婚妻?哦,好吧,那我每天多分你一点馒头吧” 
PS:我刚刚来到这里,第一次写,大家多多支持哦!谢谢啦!郭德刚“叮零零~~叮~~”一阵清脆而熟悉的铃声飘入雷莫耳际。 
雷莫习惯性的伸出两只手指,“叮…”没等它吐出第二个字,可怜的闹钟就被强行关上了嘴巴“早呢,早呢,还早呢…”他一边喃喃自语,一边翻个身,继续做他的美梦。 
  这时,一只可爱的小松鼠蹦入他的梦境,那古怪中带着可爱的动作,逗得雷莫哈哈大笑。突然,小松鼠停了下来,露出了尖尖带寒气的牙齿,“喂,起床!起床!不怕迟到啊?!”“啊!”雷莫吓得从床上蹦了起来,一行醒目的字印入眼帘,“7:30?!天哪,再过十五分钟就迟到了!”他胡乱的穿上衣服,“刷牙不刷了,洗脸也算了!”他拎上书包,嘴含一个大面包,冲出家门。楼灯没开,他又走得匆匆,一下子来了个狗啃屎,书全从书包里滚了出来…走到小区门口,才发现忘记带饭盒…。红灯过马路,"丢"了零花钱…。 
  好不容易到了学校,这才发现校门早已关上。好在墙不高,他只能爬墙进校,差点被当成小偷。随着他回归座位,上课铃打响,“呼,好险!”雷莫长长地叹了口气。当他放置课本时,却发现铅笔盒不翼而飞,一定是楼梯太黑没看到,落在楼梯上了。他全身冰冷地坐在位子上听课“雷莫,请你回答这题”老师点他的名。他急忙站起来。全班同学朝他一看,哈哈大笑,连老师都差点笑出声。原来,他的衣服扣子完全错位,裤子穿反,右脚穿着球鞋,左脚穿着拖鞋。他脸红得像猴子的屁股,慢慢地低下了头…… 
  打那以后,他成了总是第一个站在校门口,等待着学校校工开门的人……。

郭德刚:本认为秋田犬坚硬是壹条土狗,知道它真实身份以后才知道小看它了

这群人是生活在尼诺城中最底层的小偷,他们称不上盗贼,因为他们只能靠一些小偷小摸来维持自己的生计。所谓的牵鱼就是偷东西,而黎叔就是他们的头。他手下一共有十几个孩子,只有丫头是女孩儿,这些孩子全都是他从大街上拣回来的孤儿。这些孩子里,就属这个  
  叫阿呆的男孩儿最能干。当初,黎叔看上了阿呆有一双灵巧的小手才收留他的。这个孩子一直都是愣头愣脑的样子,说话有的时候都说不俐落,问他叫什么也不知道,学偷东西的技巧也学得很慢,脑子似乎不太好使似的,所以大家都叫他阿呆。可是阿呆虽然笨,但却很执着,经过黎叔几个月的教导和他自己的勤修苦练,终于记住了顺手牵羊这一招,而且已经将这招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为了练习出手的速度,他甚至在寒冷的大街上一个人用手指戳地上的雪花,雪花沾的越少,就证明他的眼力越好。这个办法虽然笨,但却有着很好的效果。几个月的练习,终于让他有了牵鱼的基础。最让黎叔兴奋的是阿呆傻傻的,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怕,也不明白牵鱼是坏事,只要给他馒头吃,他一定会按照吩咐去做。  
  走在大街上,谁也不会去注意一个长相不出众、眼神直直的孩子,但是往往就是一错身的工夫,他们的钱袋就已经到了阿呆的手中。当黎叔第一次看到阿呆手中鼓鼓囊囊的钱袋时,吃惊得合不拢嘴。从那以后,阿呆也成了这群孩子中最受黎叔“宠爱”的,他每天最起码  
  都能吃到一两个冷硬的馒头,让其他伙伴羡慕得不得了。阿呆人虽然有些傻,但为人却很好,他往往在自己吃不饱的情况下,将馒头让给其他人一部分。可是,那些同伴并没有因为他的善良而感激,反而经常捉弄他,甚至抢他的食物。  
  丫头是黎叔一年前从街头收下的。听丫头自己说,从她记事以来,就一直跟着一位老奶奶生活,生活虽然艰苦,但也吃得饱穿得暖。一年多以前,那老奶奶患病死了,丫头也就没有了生活来源,只得靠乞讨来勉强度日。黎叔之所以收下丫头,是因为看上了丫头,不,是  
  看上了那位老奶奶留给丫头的破屋子。在寒冷的尼诺城,有什么比遮风避雪的房屋更好的呢?丫头和阿呆正好相反,她学什么都学得非常快,黎叔的那些本领不到一个月就全被她掌握了。可是丫头却也是至今唯一一个没有牵到过鱼的孩子。并不是因为她技术不行,最主要的是因为她的心实在太善良了。她有几次本来已经得手了,但一看到失主焦急的神情却又忍不住送了回去。为此她不知道挨了多少次打,而每次阿呆都为她扛了下来。这两个孩子也自然的成为了好朋友,他们在这群小偷中是很显眼的,因为只有他们是黄种人,可能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让阿呆与丫头之间互相产生了深厚的友谊。今天,又是因为丫头将到手的东西还给了那位焦急的妇女,而遭到了黎叔的责打。  
  黎叔的身影终于消失在小巷的尽头,丫头猛地扑入阿呆的怀中放声痛哭。阿呆愣愣的看着怀中瘦小的身体,抹了一把脸上的鼻涕,小心的拍了拍女孩儿的肩膀,道:“丫头,别,别哭了。很疼是不是?”  
  半晌,丫头的哭声收歇,抬起冻得通红的小脸,看着面前的男孩儿,泪眼朦胧的说道:“阿呆哥哥,活着,真的好痛苦啊”  
  阿呆显然没有明白女孩儿的意思,从怀中掏出半个已经硬得像石头一样的馒头递了过去,愣愣的道:“丫头,给你吃,吃饱了就不痛苦了”  
  丫头看着眼前这傻愣愣而又充满真诚的男孩儿,将馒头接了过来,抽泣了几声,道:“阿呆哥哥,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阿呆拉着丫头坐到角落里,将自己身上的破棉袄脱了下来,披在两人的肩膀上,和丫头依偎在一起,憨憨的说道:“我有对你好吗?快吃馒头吧,吃了馒头就不冷了。我待会儿还要去牵鱼呢”说着,他馋涎欲滴的看着丫头手中那半个冷硬得像石头一样的馒头。  
  丫头看着阿呆憨厚的面容,不禁有些痴了,双手用力将那半块馒头一分为二,递给阿呆一块。  
  阿呆咽了口唾沫,道:“我,我不饿,你自己吃吧”  
  丫头将馒头塞到阿呆手中,道:“我胃口小,吃不了那么多,咱们一起吃”说着,双手捧着自己的那四分之一块馒头,用力的咬了一口。阿呆哦了一声,狼吞虎咽的将那四分之一块馒头吞咽下去,由于吃得太快,不由得噎住了,  
  “啊,呜”  
  丫头看着阿呆憋得满脸通红的样子,不由得轻笑一声,一边帮他拍着背,一边从地面上前天留下的积雪中抓了一把塞入他口中。  
  阿呆努力的将积雪化为水,费了半天劲才将嗓子中的干馒头咽了下去,长出一口气,拍拍自己的胸口,道:“谢谢你啊!”  
  半晌,丫头终于努力奋斗完自己的馒头,突然冲阿呆道:“阿呆哥,等我长大以后嫁给你,好不好?”  
  阿呆一愣,努力的想着嫁这个字的含义,半天才支吾着道:“什么叫嫁?”  
  丫头暗叹一声,道:“嫁,就是我要做你老婆,照顾你一辈子啊。我就当你答应了,不许反悔哦,从现在开始,我丫头就是你阿呆的未婚妻了。以后你可要好好对我”  
  阿呆点了点头,道:“未婚妻?哦,好吧,那我每天多分你一点馒头吧” 
PS:我刚刚来到这里,第一次写,大家多多支持哦!谢谢啦!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品牌发皓价慧聪网工业机具人什父亲评选闪明退场,用什么方法却以祛斑?佰肌净祛斑伸领强大健祛斑新风潮流动,2017年中秋节股市休市装置排时间壹览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